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探访解围后的代尔祖尔:衣服卖出去不用来穿,而是生火

政宗君的复仇 

自今年5月,叙利亚政府军发起代号为“伟大黎明”的军事行动以来,叙政府军清剿极端组织的战事频传捷报,不断收复失地。这其中,9月初叙政府军攻入代尔祖尔市,打破极端组织对这座城市长达3年的围困,被认为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外界指出,这将加速在叙全境消灭极端组织的进程。那么这座曾被极端组织长期围困的城市,它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代尔祖尔解围之后,央视记者走访了这里。

代尔祖尔市,叙利亚东北重镇,2014年上半年开始遭到极端组织包围。随着苏赫奈、巴尔米拉逐渐陷落,代尔祖尔被极端组织控制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2017年,叙利亚反恐局势扭转,极端组织出现崩溃。9月初,叙利亚政府军成功解围代尔祖尔市,市内守军与驰援部队的相逢成为了叙利亚的历史时刻。

央视记者 徐德智:那是什么让这座被极端组织围困了长达三年半的地方能够顽强的坚守下来?而现在到这座城市里面的民众,他们的生活又究竟如何呢?今天我就带大家一起前往代尔祖尔,一探究竟。

早上四点半不到,伴随着宣礼而来的,是战机的轰鸣和远处的爆炸声。代尔祖尔的人们早已对轰炸、炮击习以为常。在凉爽的清晨里,天上的群鸦和不时飞过的直升机,开启了人们新的一天。

相较于最艰难的时期,代尔祖尔的政府控制区已经平静了很多。可换来如今“还算安全”的代价,就是这一栋栋被炮弹打的千疮百孔的楼房、随处可见的检查站及武装营地,还有众多在打击极端组织的行动中牺牲的人。

上午,由于叙利亚政府盟友伊朗的救援物资抵达代尔祖尔,街道两旁出现了少有的热闹景象,特别是被困了三年半的孩子们,在摄影机前异常兴奋。

代尔祖尔省省长 穆罕默德·易卜拉欣:自从9月5日代尔祖尔解围以后情况变了,政府向代城民众运输了各种必需品、数十车的食物和物资,还有油气和卫生用品。

易卜拉欣说,由于长达三年半的包围和冲突,代尔祖尔市的水电系统遭到了百分之百的破坏,政府正尽全力恢复部分水电供应。但由于叙利亚局势依旧复杂,基础设施建设依旧困难重重。

尽管代尔祖尔刚解围不久,物资运输车队的旁边,就已经有商贩开始了小买卖。曾经做贸易生意的马哈茂德,因为极端组织的不断攻击,被迫搬到了这里,靠卖旧衣服为生。他向我们讲述了这可怕的三年半。

商贩 马哈茂德·阿布·舒克里:我从围困之初就在这里了,买卖交易都只有吃的和喝的,衣服卖出去是为了生火,不是像之前为了穿着。

马哈茂德说,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新衣服了。

就在人声鼎沸之时,一颗迫击炮落在了附近,原本欢呼的人们都躲到了建筑里。当天,叙利亚官方通讯社报道,极端组织的迫击炮造成了5名平民丧生。

目前,政府控制的代尔祖尔市内仅剩下了一家医院尚在运作,接收遭袭伤患。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很难相信,这个看似废墟的大楼竟仍努力维持运作了长达三年半的时间。

央视记者 徐德智:我现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叙利亚政府在代尔祖尔控制区,曾经包围区当中的一家医院,叫做阿萨德医院。我们看到的这是二楼的景象,我身后的还有部分的工作人员在这里等待着病人前来看诊。但是我们再上一层楼,看到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从三楼以上的这座医院的墙上,大家就可以看到布满了弹孔,而且都有烧焦的痕迹。实际上,这座医院的曾经被极端组织控制过三天,而在这期间,极端组织和叙利亚政府军是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很难想象一楼和二楼到现在为止仍然是开放给大众进行看诊,这不得不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伤患陆续被送到医院后,医生立即对伤者进行紧急处理。没有无菌室、没有精密仪器,只要能救人,其他一切从简。

医院院长说,医院药品供应一直比较稳定,但人手奇缺。他原来每周只进行7次手术,但自从代尔祖尔被包围后,每天几乎都要做超出专业的大大小小的外科手术5次,以便挽救更多的生命。

医院管理人员 阿比德·纳吉姆:在过去三年里,我们试图维持医疗团队和医院状况。医院最困难的是缺乏外科医生、儿科医生和其他各个科室的专家,我们只有14名医生努力克服困难。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代尔祖尔市在被包围的三年半里,没有发生大的传染病疫情,这才让医院的设施得以撑到了现在。

城市解围 反恐战事继续

代尔祖尔市长达三年多的封锁终于被打破。而叙利亚政府军在这里加强防御的同时,打击当地极端组织势力的军事行动也在继续。

流经代尔祖尔市的幼发拉底河是叙利亚东部沙漠地区的“母亲河”,在极端组织的巅峰时期2014年,叙利亚境内几乎整个河段都被极端组织所控制。

随着叙利亚政府军解围代尔祖尔,我们也终于有机会一睹,见证了代尔祖尔围城三年半的“母亲河”。

央视记者 徐德智:我身后的这一湾河水其实就是幼发拉底河。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河面,包括河的背后,这个岸边的都比较的平静。但是这样的平静后面其实暗藏凶险,因为幼发拉底河的东岸,也就是我的身后,其实到现在为止仍然是被极端组织所控制的,所以说很可能会有狙击手在后面出现,朝我们这边射击。

虽然极端组织渡河可能性已经不大,但在幼发拉底河西岸,仍有政府军的士兵坚守着。幼发拉底河,在士兵们心中有着深深的地位。

叙利亚政府军士兵:这条河对我们就像天堂,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圣河”,我们现在活在河边,守护着这里。

在代尔祖尔市南部,叙利亚政府军已经跨过了幼发拉底河,在东岸继续追击极端组织。

而在西岸,曾经一度遭到极端组织彻底包围的代尔祖尔空军基地,也已经重新启用。

在代尔祖尔被包围的三年半里,这个空军基地一直是叙利亚政府空投补给物资的地区,直到现在,空军基地也是炮击极端组织的重要阵地。

可以说,没有空军基地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功解围。

央视记者 徐德智:现在看到这个冒烟的地方,其实就是在去年9月的时候,美国所领导的反恐联盟当时误炸了代尔祖尔空军基地附近的一个叙利亚政府军的重要据点,造成了大约80多人死亡的位置。我现在所在的其实就是代尔的空军基地,在今年1月的时候极端组织曾经在代尔祖尔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针对叙利亚政府控制区的行动,而当时是将这个空军基地的再次区分为了更小的包围圈。随后极端组织一直在这里行动,企图要控制空军基地,但是到目前为止,直到现在政府军完全解围了代尔祖尔,极端组织的这个企图都没有能够得逞。

极端组织最近的时候,距离基地仅数百米之遥。

跑道尽头垒砌的水泥管道,是为了遮挡极端组织的视线,减少夜间直升机补给降落时,遭到极端组织攻击的可能。

除了已经可以降落大型的运输机外,空军基地的一处小楼也成为了政府军和盟军的战情室,指挥官通过电脑关注着军队在幼发拉底河两岸的最新进展。

代尔祖尔逐渐出现些许生机

包围被打破的代尔祖尔市,虽然仍不时遭到极端组织的袭扰,尚未回归完全的安宁,但是随着政府军以及大批物资的陆续抵达,代尔祖尔市正逐渐出现些许生机,走向重生。

随着解围和军事状况的不断改善,曾经死城一座的代尔祖尔开始出现了些许的生机。傍晚,在代尔祖尔一处市场里,部分商店已经开始重新营业。

艾哈迈德的烤串店在十几天前刚刚开张。围困期间,因为既没有食材也没有木材,他不得不关闭了店铺。

烤肉店店主 艾哈迈德:在过去三年里除了有钱的人,几乎没人能够吃到肉,很少很少看到,肉很贵,现在道路通了才能买到。

在过去三年半里,除了消失的烤肉店,还有消失的蔬菜,消失的水果。物价上涨十倍,一切食物都成为了代尔祖尔人眼中的奢侈品。

夜市商贩:我们有三年没吃着苹果了,我们只能从走私者手里以每公斤3千镑(6美元)的价格购买苹果,现在我4百镑就能拿货,5百镑卖出去,土豆的价格是一公斤4到5千镑,现在只用3百,茄子和其他蔬果也一样。

由于遭到彻底包围,代尔祖尔的数万民众和士兵无处可逃,除了奋起抵抗极端组织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别无选择。因此,当包围被解除的时候,当地居民的心情已经远远超越了快乐。

夜市商贩:当道路重开时我幸福得都安上了一对翅膀,我等着去大马士革和三年未见的家人见面,我希望他们能回来,重新在这里生活。

在被围城的三年半里,是军人的顽强

叙利亚政府军士兵:希望很快我们能解放整个代尔祖尔,还有其他被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占领的城镇。

医生的坚持

阿萨德医院管理人员 阿比德·纳吉姆:这是我的职责,我的祖国,我在这里学习和长大,如果我没有帮助我的家乡,那我就没有保护好我的祖国。

居民的乐观

商贩 马哈茂德·阿布·舒克里:在军队的努力下,我们会幸福起来。

让他们抵挡住了一次又一次极端组织大规模进攻,最终迎来解围的一天。

虽然极端组织仍占据代尔祖尔市的部分区域,而且,随着“叙利亚民主军”的代尔祖尔行动,叙利亚东部局势再度变得复杂,但仍沉浸在解围喜悦中的代尔祖尔人,对未来依然充满希望。

这就是代尔祖尔和他的人民,一座被极端组织围困三年半的“死城”,以及它重生的希望。

对此,比伯不仅不以为意,还在咖啡店里大声咆哮,甚至指使保镖打人。

经过了解,民警得知小女孩名叫小英,今年十三岁,是安徽宿松县一中学初一学生。

当前文章:http://9675738326.nxein.com/maoj.html

发布时间:2017-10-17 07:36:28

泡沫之夏  少年医仙  死神逃学日记  科技  一品江山  醉枕江山  情感  zuk  小遥17岁  夏普